前同事的坑,有多深?

在打工人的搬砖生涯中,人来人往都是正常的,当前一个人走了,后一个人总是要顶上的,而你的前任的砖烫不烫手,就是一个玄学问题了。

自古职场后浪推前浪,后浪拍死在工位上。

而我就实打实的当了一回后浪,同事小王最近离职了,他的“优秀”工作成果领导让我来接手。

瞬间,我的心情就像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局势一样急转直下。那天天是阳光明媚,我的内心是大雨交加。

小王的技术水平着实让人不敢苟同,作为一个程序员,打字那不是基本生存技能吗?毕竟是靠着这玩意吃饭的,人家小王那可不是。

小王同学眼神像扫描仪一样在键盘上扫视,四个手指在键盘上摸索,每当要打的字正确的出现在了眼前,食指重重的敲在了回车上。

如果在敲击回车前配上五四三二一的口号,那和当年核武器试爆时,点击发射时的画面是如此的似曾相识。

随后双手五指交叉抱着后脑勺,长吁了一口气后,重重的靠在了椅背上,好像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使命一般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小王是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,实际上小王早已进化成了老王,他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,成功的度过了程序员三十五岁危机,然后栽在了三十八岁的这年。

我曾经一度怀疑小王过去的职业生涯中不是一个程序员,更像一个演员。

每当有新的任务下达时,小王总是可以从容应对,"嗯,我知道,明白",那抹自信和从容让人不容置疑。

小王每次都可以化险为夷,而且没有人会质疑他的水平,人们在主观意识里认为,这么大年纪的人办事一定靠谱。

所以,作为一名社会主义接班人,我们要遵从客观唯物主义,不以人的主观意识而转移。

直到最近的这次任务,小王向领导信誓旦旦的承诺这个任务今天一定能完成。

然后小王一个人加班到了十一点半,用三个小时研究他的开发软件为什么启动不了,剩下的半小时换了一个新电脑。

小王显然掌握了解决问题的精髓:解决不了问题,那就解决出问题的电脑。

第二天小王依然可以优雅的坐在工位上,然后今天从头到尾的对话是,领导:”咋样了“,小王:“快了”。快了,快了,下班时间很快的就到了。

第三天小王同志离职了,他临走前意味深长的说,“老板其实不想让我走”。“嗯,我看出来了”。

小王同志身上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,学习他身上临危不乱的本事,学习他身上洒脱的气质。

小王继续换个地方开始了他的奥利给,狗多久取决于他的“能力”,以他的精神+本事挺个半年不是问题,他的资历(年龄)和肚子,足以让旁边的技术大佬闭嘴。

他优雅的走了,他身后的砖留给了我,接手那天我很震撼,比我更震撼的是和小王配合工作的小李同学。

有多震撼呢?那种感觉我可以和你们描述一下:

小李同学在小王的配合下开始盖小张家的楼,小李同学热火朝天的干了三四天。

后来,小李同学才得知要处理的是小红家的楼,而且小红家不是盖楼的,小红家是要拆楼的。

因为我们是一个法制国家,因为有了刑法,因为小王年纪大,他逃过一劫。

小王走的那天意气风发,微笑着向周围的人一一打了招呼,改天请你们吃饭哈!这个改天很有可能就是一辈子。

小李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释怀,一行清泪流在了键盘上,估计应该是小李同学舍不得他走吧。

前任拍拍屁股潇洒的走了,功与过谁与评说。

小李同学挺住!

我也挺住!

posted @ 2022-03-07 08:54  程序员田同学  阅读(16)  评论(0编辑  收藏  举报